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杭州日游路线 >> 正文

揭露英雄联盟后20年发生的故事(六)

日期:2019-10-30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揭露英雄联盟后20年发生的故事(六) 武汉的癫痫病医院哪里治疗效果好?

【第四章 参上,虚空行者 卡萨丁】武汉小孩癫痫能否根治 />  回到联盟的战斗总部,已经是第二天的午后了。
“安妮怎么可以同意这样的合作?……你们难道就没有一个人反对吗?” 一进门就听到卡特琳娜的吼叫声,坐在沙发上的人还有普朗克,嘉文,德莱厄斯,崔斯特,慎,还有索拉卡。
“妈。”小卡特刚进门就跑了过去。
“诶哟,你这孩子,跑哪去了,真是臭死我了。”卡特琳娜皱着眉头说到。
“怎么样?虚空那边是怎么个意思?”大姐头跟在我们后面走了进来。
“说是要合作。”索拉卡接过了大姐头的话。
“合作?你看他们像是可以合作的人吗?”卡特琳娜放开小卡特愤怒的说到,摇了摇头继续说到,“我就不明白安妮为什么会答应他们。”
“安妮可能也有她的想法。”索拉卡继续说到。
“想法?一个20几岁的小丫头,她能有什么想法?我就不明白当初你们为什么会推举她为联盟的副会长。”卡特琳娜面红耳赤的说到,一边不停的摇头,又继续喊到,“是,我是承认她的战斗能力,但是,她有领导大家的能力吗?……我们几十岁的人了,就听这么一个小丫头指挥?听她摆弄?”
“好了好了,你别这么激动,坐下歇一会……”嘉文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试图缓和一下卡特琳娜的失控。
“你别碰我……你们不要忘了,德玛西亚是怎么死的?!”卡特的眼中闪出一丝泪光,所有人都没有再说话。
“妈,……”小卡特小声的叫道。
卡特琳娜这才坐回了沙发上,小卡特赶紧跑过去坐到了她的身旁。

我跟着艾欧坐到了对角的沙发上,客厅里没有人在说话,每个人的表情,看上去都是那么的严肃,这样的时间大约持续了半个小时。直到,铁门再一次被机器人打开。
“他想跟你们谈谈。”从门外走进的人,正是安妮。
她的身后跟着络腮胡还有警花,还有,还有一个长相莫名其妙的,人?
他的全身被一层紫黑色像是盔甲的东西所包裹,只在胸口前露出一块块强壮得过头的肌肉,下半身穿着奇怪的裙摆,两颗锋利的尖刺在腰部凸起,和两肩上的尖角相互对应着。最让我胆寒的是他那颗诡异的脑袋,被一层层胶皮所包住,只在眉心两边露出两只金黄色的眼睛,4根奇怪的管子从嘴的位置向身体下延伸,两根绕过脖子,两根一直延到腰后,头顶处一对看似犀牛的尖角散发着无与伦比的霸气,让我不禁想起书本中的恶魔。
“卡萨丁?!……”卡特琳娜突然从沙发上跳了起来,却在马上被大姐头从后面抱住了。
“……你竟然还有胆量来到这里……放开我,瑞文,放开……”卡特琳娜愤怒的挣扎着,回过头瞪了瞪大姐头。
“你冷静点卡特,冷静点……”大姐头紧紧的抱着卡特,并没有要手松的意思。
“你先放开我……”卡特又挣了挣。
“好,好,好……你先冷静点,冷静点……”大姐头低声说到,轻轻的松开了手。
也就是在大姐头手离开卡特身体的瞬间,卡特已经闪开到了卡萨丁的身边,匕首插向卡萨丁的头。 

卡萨丁丝毫没有移动,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,匕首最终也停留在了他的头边,因为卡特的手被络腮胡抓住了。
“放开,格雷……我要为我儿子报仇。”卡特并没有嘶吼,而是低声的说到。
“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,……你儿子不是我杀的。”一个十分苍老的声音响起,那是卡萨丁的声音。
“呵,呵……不是你杀的?……不是你杀的?……哈哈哈哈”卡特琳娜竟然疯狂的颠笑起来,让所有人都不知所措。“不是你杀的?那是谁杀的? ……啊?”卡特挣开了格雷的手,瞪着卡萨丁吼到。
“我怎么知道?”卡萨丁依然一动不动。
“呵,……你女儿不见了,你跑来跟我们谈合作,……那我儿子了?…… 你杀死我儿子的时候,怎么不跟我们谈合作了?……啊?”卡特琳娜被警花轻轻的往后推去,一边夺去了她手里的匕首。
“你要坚持这么认为,……我无话可说。”卡萨丁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“那我就杀了你!……”卡特琳娜奋力的推开了警花。
“卡特阿姨,你……”安妮开口说到,却被卡特琳娜的怒吼打断了。
“你闭嘴!……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话?……你分得了什么同伴,什么是敌人吗?……啊?!”卡特恶狠狠的瞪着安妮。
“我是联盟的副会长,我最有资格在这里说话,……如果你今天非要杀了他,就先杀了我吧。”安妮伸开双手挡在了卡萨丁的前面。

“好,……那我今天就先杀了你!”卡特琳娜双手交叉把手放在双腿上,眼神中充满了无限的怒火。
“法力灌注-沉默!”索拉卡伸出左手指向卡特琳娜,卡特一下僵持在了那里。
“索拉卡?!……你竟然示我为敌人?!……”卡特琳娜回过头低吼到。
“你冷静点,卡特……”索拉卡轻声说到。
“你们都疯了吗?……疯了吗?……谁是敌人,谁是同伴,你们都分不清了吗?……啊?!”卡特一边嘶吼一边一个接一个的扫视着大家。
“好,……好!”卡特苦笑着点着头。
“卡特……”大姐头开口喊到。
“呵,……,什么狗屁英雄联盟,……我退出!……你们自己跟这家伙慢慢谈!”卡特大骂一声,转身向小卡特走去,一把把小卡特从沙发上扯了起来。“走,咱们离开这破地方……”拖着小卡特向门口走去。
“妈,妈,……”小卡特不解的想要挣扎,手却被卡特琳娜紧紧的抓住不放,大家都从沙发上站了起来。
“喂,……喂,卡特……”德莱厄斯紧跟上抓住了卡特,却被卡特反手就甩开了。
“嘣”的一声巨响,大铁门被卡特狠狠的摔上了。
“我去追她回来。”嘉文立刻跟了出去。
“喂,喂……等等,……,”门外传来嘉文的声音。 

艾欧也马上冲到了门口,却又因为安妮的开口而停了下来。
“他们有易的消息。”安妮回头看了看卡萨丁。
“嗯,易现在在我们那,暂时没有什么危险。”卡萨丁解释说到。
“在你们哪?”崔斯特不解的问到。“怎么回事?”
“说来话长,我之后慢慢给你们解释。”卡萨丁解释说到。
“马上召开紧急会议,……索拉卡阿姨,麻烦您立刻通知一下各分队队长。”安妮对着索拉卡说到。
“嗯,好的。”索拉卡点了点头,双手抱在双肩上,“祈祷……”,索拉卡轻声念到,一道黄色的光芒在她的身上亮起,又渐渐散去。
所有人都向会议室走去,客厅空空荡荡只留下我一个人,我呆呆的注视着门口的大铁门,期待着在下一秒会打开,嘉文会把小卡特和卡特琳娜带回来,可是,却始终没有。
我的脑袋乱成了一团,甚至不敢去思考任何问题,客厅静得让人发抖,以至于我听到了医疗室的咳嗽声,这才想起里面的拉克丝,赶紧跑了进去。
“拉克丝阿姨……”我推开医疗室的门,拉克丝依然躺在那张病床上。
“尼亚?……”拉克丝的声音有些嘶哑。“没跟艾欧一起去开会吗?”
“没有……”我摇了摇头,走近却看到了拉克丝两眼的泪痕。
“阿姨,……你哭了?”我不解的看着她憔悴的脸。

“呵呵,没有,没有……”拉克丝伸手擦了擦眼睛。
“卡特阿姨走了……”我沮丧着说到。
“我都听到了……”拉克丝摇了摇头,继续说到,“吓到了吗?”
“嗯。”我点了点头。
“唉……卡特也怪不容易的。”拉克丝叹了口气,“她还有一个儿子,叫德玛西亚……”
“嗯,我听艾欧说过了。”我解释说到。
“当年生德玛西亚的时候,卡特大出血,……是索拉卡及时的赶到,才保证了母子平安……卡特一直把索拉卡当做恩人。”拉克丝看了看天花板,又摇了摇头。“德玛西亚四年前被杀死的时候,……卡特抱着索拉卡哭了整整一个晚上,……”
“真的是那个卡萨丁杀了德玛西亚吗?”我抬起头看着拉克丝。
“德玛西亚的尸体,最后在石貂山脉的最高峰顶上被我们找到,而他之前,正是在峰低与卡萨丁对决,……当时,有许多人看到卡萨丁用虚空行走往峰顶走去,还有人亲眼看到了卡萨丁的虚空之刃穿过了德玛西亚的胸膛,而且,而且我们也在尸体上找到了那些伤痕,……所有的矛头都指向卡萨丁,……即使他始终没有承认。”拉克丝闭上了眼睛,半天才睁开,继续说到,“盖伦并没有深究这件事,他不希望再有战争发生,哪怕是一点 ……整个虚空魔团也回到了阿卡西亚,近几年都没有任何行动。”
“战争,是个可怕的东西……”拉克丝淡淡的说到,“盖伦的梦想,就是瓦洛兰的和平,没有战争的和平。”
我轻轻的叹了口气,望着拉克丝神往的眼神,回想起那如阳光般温暖的笑容,却已许久不见。

“尼亚……你果然在这。”会议开始后的半个小时,艾欧出现在了医疗室门口。
“嗯?”我回过头不解的看着艾欧。
“拉克丝阿姨……”艾欧对着拉克丝点了点头,继续说到“我们找尼亚问些事情。”
“去吧……”拉克丝摸了摸我的头,我跟着艾欧向会议室走去。
“尼亚来了。”推开门,艾欧向大家说到。
“坐吧,……”索拉卡对着我和艾欧招了招手,我们赶紧坐下,会议室严肃的气氛,顿时让我紧张起来。
“我们有几个问题想要问你,你一定要认真思考以后再回答我们。”说话的是安妮,她正紧紧的看着我,我赶紧点了点头。
“好,……你还记得那个叫赵信的人?”安妮继续说到。
“记得”这个问题我回答得很快,因为这个人我永远也不可能忘记。
“很好,赵信被送到联盟总部的时候,……我是说他的腿被德莱厄斯砍下的时候”安妮看向德莱厄斯,我点头示意我知道,她继续说到,“你也在场吧?”
“是的”我点了点头。
“看到血了吗?”
“嗯,看到了。”
“什么颜色?”

“黑色!”我十分肯定的说到。 

“确定是黑色吗?”安妮双手托着下巴撑在桌上。
“嗯,我记得十分清楚。”我再次点头到。
“那么,在此之前,你有没有吃过古堡里的任何食物?”安妮继续问到。
“嗯,吃过。”对于安妮的提问,我感到无比的困惑,却又只得老老实实的回答。
崔斯特掏出打火机,点燃了一根香烟,安妮又继续说到,“离开古堡的当天夜里,你们遭到了袭击对吧?”
“嗯”我继续点头。
“有没有人受伤?”安妮的眼神变得更加严肃。
“……除了我,大家都或多或少的受伤了。”对于这个问题我感到更加的不解,这些事情大家不是都知道吗?我迷惑的看向艾欧,艾欧用头指了指安妮,我赶紧把头转了回来。
“有没有人流血?”安妮继续问到。
“……拉克丝阿姨,……她的后背被那个……小丑怪人用……”我并没有说完,安妮打断了我。
“血是什么颜色?”
“红,红色啊……红色。”我肯定的点了点头。
“袭击你们的人,……有没有流血?”安妮继续问到。
“有,那个女人……”安妮再一次打断了我。
“什么颜色?……”
“黑色。”我倒吸了一口气,莫名的紧张不断递增着,然而,对于安妮的所有问题,我还是一头雾水。

“大家都听清楚了吧?”卡萨丁扫视着大家,随后走到了我的身旁。
“孩子,你忍忍……”卡萨丁抓起我的左手,然后扮出我的食指,用什么在指尖划了一下,一丝丝麻疼,几滴红色的鲜血从指甲滴出来,卡萨丁松开了我的手,转身说到,“大家看到了什么颜色?”
“当然是红色。”大姐头率先说到,大家也纷纷点了点头。
“那么,……布里茨,你看到了什么颜色?”卡萨丁看向机器人。
“黑色。”机器人开口说到,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。
“黑色?”大姐头从一西安哪家癫痫医院最专业直脚踩在凳子上,一只脚踩在地上站了起来,随后狠狠的在自己手指上咬了一口,红色的鲜血从手指上冒出来,“那我的什么颜色?”
“还是黑色。”机器人继续说到。
“我叉,这家伙不是眼睛有问题吧?!……”大姐头把冒血的手指放进了嘴里。
“照这么说,当拉克丝和普拉克被送到这里的时候,你看到的他们的血,也都是黑色?”安妮开口问到。
“是的。”机器人马上回答到。
“那你怎么没说?”这次开口的是警花,她瞪大了眼睛。
“我以为他们原本就受到了感染,送到这里来自疗啊。”机器人辩解到。
“大家先等一等,我给你们看一个好东西……”卡萨丁又把所有的目光聚集到了自己身上,随后也在在手指上切开一个小口子,黑色的血液一滴一滴的滴到桌子上。
“大家看到了什么?”卡萨丁继续说到。 

“妈的,黑色!”大姐头刚坐下又抓着剑跳了起来。
“等等,……布里茨,你看到了什么?”卡萨丁开口说到。
“红色。”机器人没有思考半秒,而是马上说到。
“到底怎么回事?……”大姐头一脸迷惑的看着卡萨丁,不单单是大姐头,在场的多数人脸上的表情都是无限的迷茫。
“根本就没有什么黑色毒素……只是你们的食物中被混入了某种药物,让你们把没有食用过这些食物的人的血液,错误的分辨成了黑色,相反,… …把实用过这些食物的人的血液,分辨成了红色……然而,食用过这些食物的你们的血液,才是真正的黑色。”卡萨丁停下来看了看大家,又继续说到,“我和布里茨都没有食用过你们的任何食物,所以我们看到的,你们的血液,……就是黑色,这是最好的证明。”
我深深的吸了口气。
“这些……,都是我和受伤的易,得出的结论。”卡萨丁继续说到。
“那佛拉基米尔,伊芙琳……他们,他们怎么会失去理智?!……他们为什么会攻击我们?!”慎直直的看着卡萨丁。
“没有人失去理智,……那是他们自己的意识,他们的头脑是清醒的,没有受到任何人的控制,他们知道自己在干什么,……或者说,……他们认为这样做,……是正确的。”
“正确的?……”警花皱紧了眉头。
“没错,……因为在他们眼中,你们才是被所谓的黑色毒素感染的人。” 卡萨丁解释说到。
“胡说,……照你这么说……”慎刚开口,卡萨丁打断了他。

“如果这些人原本就知道这个阴谋,……或者,或者他们的身后,站着你们整个联盟最权威的领导者,……德玛西亚之力,盖伦。……那么一切,也就说得过去了,……”卡萨丁继续说到。
“不可能!”我不由自主的从凳子上站了起来,所有人都看向了我,艾欧赶紧把我扯了下来,我轻轻的吐了口气,内心却怎么也平静不下来,是不愿意相信卡萨丁,还是不愿意接受如此热爱和平的盖伦导演了这出自相残杀。这一切的一切,到底是真?……还是假?
“等等,……刚才尼亚这孩子也说到了,赵信的血,……可是黑色的,他不可能没有吃过我们的食物吧?……”大姐头突然开口问到。
“这只能说明,在受伤之前,……他肯定接触了某个人……”警花接过了大姐头的话。
“谁?……盖伦?……”大姐头继续问到。
“这我怎么知道?这得问嘉文啊……”警花回头看了看,“该死,嘉文追卡特去了……”
“我去把他们找回来。”慎从凳子上站了起来,两个手指放到了嘴边,一道紫色的光环包裹住了慎,紧接着慎消失在了空气中。
“我知道里面对我有戒备之心,但是,现在是非常时期……”卡萨丁坐下后又继续开口说到。
“老实说,我他娘的不怎么相信你。”普朗克扭了扭脖子。 

“4年前,我没有阻止那场战争,……是我的过失,……直到现在,我也无法原谅自己。”卡萨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继续说到“可是,……如今看着伤痕累累的易,……看着一片混乱的瓦洛兰,……我不能再坐以待毙了,……因为,……因为我对瓦洛兰的热爱,不输给你们在座的任何一个人!”
卡萨丁的话再次震撼着我的心灵,这里的每一个人,对于瓦洛兰,都有着属于自己独特的理由。我不知道瓦洛兰对于我而言,有着怎么样的意义,但是,那个和赵信的约定,却在自己的胸口前,不停的击打着心脏。
“我相信你卡萨丁,……但是我也相信盖伦。”索拉卡抬起头看了看卡萨丁,又继续说到,“这里的每一个,都不会怀疑盖伦,都不愿意怀疑盖伦,……这背后肯定还有什么阴谋,……”
“现在不是相信不相信的问题,……等明天大家回来了,我们在一起商量 ”安妮从石凳上站了起来,崔斯特叼着烟第一个走出了会议室。
从艾欧的口中得知,是卡萨丁救了他父亲。虽然不知道在古堡里到底发生了什么,但听到易叔叔生命并无危险我还是松了口气。脑中的迷惑越来越多,却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一个头绪,倒在床上,即使闭上了眼睛,也怎么也睡不着,瓦洛拉的未来,到底是什么?
我,究竟该如何改变这一切,有什么能力去改变这一切?

“叔叔?……我可以进来吗?”我敲响了瞎子叔叔的门。
“尼亚吗?……进来吧。”瞎子在里面回应到,我轻轻的推开门,走了进去。
“叔叔,我睡不着,……”我直言说到。
“因为今天卡萨丁的话吗?”瞎子依旧和我对立而作。
“嗯……基兰爷爷,不,基兰伯伯说,我可以改变瓦洛兰的未来,可是… …,可是我觉得我根本没有任何能力去改变瓦洛拉,……甚至,甚至我连改变自己都无法做到。”我深深的叹了口气。
“人们在做任何一件事情之前,都会想着,要做到最好,可是,无论做得有多好,自己都不会满意,甚至会责备自己,甚至会对这些事情没有信心,对自己没有信心。”瞎子把手伸到脑袋后面,把头上的红布揭开,被布包裹的地方,是一块块被火烧过的伤疤,在双眼处的疤痕更是令人倒吸一气,没有看到眼珠的滚动,空洞得令人发麻。
“看到了吗?”瞎子开口问到。
“嗯,看,看到了。”我揪心着说到。
“你看到的是伤疤,……我看到的却是我的懊悔。”瞎子把红布盖了回去,继续说到,“人,在做任何一件事之前,不要总想着做到最好,而应该想着如何最好的去做。”
“最好的去做?”我不解的问到。
“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做,就是把他做到了最好,过高的要求自己,只会事倍功半。”
“我明白了。”

“希望你真的明白了。”瞎子轻轻的叹了口气。
“可是,……可是盖伦大叔,真的像卡萨丁说的那样吗?……这和我之前听到的,完全,完全不同……真的,真的是盖伦大叔变了吗?”我不解的说出了心里的另一个疑问。
“我们常常说着,人,为什么那么善变了?……其实人,是不愿意改变的,……只是因为环境在边,他们不得已改变而已。”
“……不得已改变?”我继续问到。
“因为环境不会适应人,所以只是有人,去适应环境。”瞎子解释说到,我也视乎明白了什么。
回到房间床上,我仔细回忆着来到瓦洛兰发生的一切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,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。
大概是因为昨天卡萨丁的话,对于联盟的食物大家竟然有了一些排斥感,只有我,艾欧,普朗克还有大姐头早上来到了餐厅。
“嘿,这群胆小鬼,说什么没食欲,还怕这些东西真的有毒啊。”大姐头还是老样子,一边吃着东西一边唠叨着。
“切,老子才不信那个丑八怪的,……他准是想饿死咱,这种雕虫小技也就配给我爹使使。”普拉克笑着说到。
“你爹不是早就死了吗?”大姐头一口咬下一大只鸡腿。
“这不代表着我时常惦记着他吗?……”普朗克继续说到。
艾欧一直没有说话,表情看上去也有那么一点奇怪,不禁让我有些陌生的感觉。
“好,为你爹干杯……”
“我替我爹谢谢你……”
“哐”
……

索拉卡通知的各个分队的队长,直到中午也没有一个赶到。铁门被打开后,出现的是被慎和嘉文追回的卡特母女,所有的人都从沙发上站了起来。
“卡特……对不起”索拉卡冲过去抱住了卡特琳娜。
“情况我们都听慎说了,……”嘉文开口说到。
“如果你诚心与我们合作,我希望你说出4年前,在石貂山脉,到底发生了什么,……”索拉卡放开卡特后,卡特对着卡萨丁说到。
“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,当年虚空怪兽从艾卡西亚之门进入到瓦洛拉,确实是我的失职,我也知道那场战斗是因我而起,……但是,但是你儿子真的不是我杀的,我会出现在石貂山脉完全是为了阻止那场战斗。”卡萨丁解释说到。
“你也知道,在当年那场战斗中,只有你有能力杀死德玛西亚。”卡特显然与昨天相比,已冷静了许多。
“如果我说,当年艾卡西亚之门,遭到了破坏,你们信吗?……当年除了盖伦,有谁相信过我?”卡萨丁看了看大家,继续说到,“这几十年来,我为瓦洛兰做过的事,大家有目共睹,……在虚空魔团与你们联盟的几次纷争将会促成战争时,是谁的反对声最大?……我真的不明白,是什么理由,让你们这么肯定艾卡西亚之门是我破坏的,……是我放出了那些虚空怪兽。”卡萨丁摇了摇头。
“你应该问问你那沾满鲜血的双手。”卡特瞪大了眼睛。
“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立场卡特小姐,……我承认,我是杀死害了许多无辜的生命,……但是,就算把这些人的手指头,甚至是脚指头,全都加起来,……也抵不过你手中的人头吧?”卡萨丁继续说到。 

“可你杀死的人,全都是无辜的,……”卡特咬牙说到,卡萨丁并没有再说什么,安妮走到了大家面前。
“在座的各位,都是我的叔伯姨妈了,你们也是看着我长大的,当初大家选举我为联盟副会长,就是对我能力的认可,……现在会长不在,我更应该做好我该做的。这次虚空魔团能主动与我们联盟合作,应该说全是卡萨丁的功劳,……无论随州哪有癫痫病医院德玛西亚的死是否与他有关,那都是过去的事了,… …卡特阿姨,您先别激动,听我说完……无论怎样,大家现在的目的都是为了联盟的未来,为了瓦洛兰的未来,……现在的我们,无论如何也需要团结,不仅仅是我们的团结,而是整个联盟的团结,……”大家都认认真真的听着安妮的言论,没有人打断她,她说得也没错,英雄联盟需要团结。
“好,卡萨丁,我同意跟你们合作,但你记住,这件事情过去之后,我一定会继续调查德玛的死,如果……”卡特沉默片刻后对着卡萨丁说到,可还没说完,卡萨丁打断了他。
“我会陪你一起调查,……如果他真的死于我手,我会把我的头割下来放在石貂山脉峰顶,……祭奠你的儿子。”卡萨丁严肃的说到。
“希望你说到坐到!”卡特琳娜从裤子里抽出两把匕首,一把插在了墙上,一把抛给了卡萨丁。卡萨丁接过匕首,也插在了卡特匕首旁边。
“好,那换我说了啊?……”嘉文看了看各位,没有任何反应后才继续说到,“根据慎从你们那得到的结论,我仔细回忆了赵信在受伤之前的行动,我确定在三天之内他没有离开过我和薇恩的身旁,也没有与任何人有过接触,……而射伤他大腿的,是当时我们判断已被毒素感染的,惩戒之箭--韦鲁斯……”    

(未完待续,每日更新)

推荐文章
最新常识文章
友情链接:

手疾眼快网 | 比亚迪分期 | 梁博黄勇 | 漳州火山岛攻略 | 杭州标牌 | 厦门游泳馆 | 鼻出血治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