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木容尚品家具 >> 正文

年少浮事飘零久

日期:2020-11-13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旧事逐梦泪不休,去一滴哀愁难断覆水悠悠。

一场烟雨乱箜篌,拨一首思愁且等月下再醉孤酒。

花落枝头难再绣,摘一瓣年少无知回望时光清瘦。

沉默着,有一刻往事涌现,虽梦犹醒,场景历历在目,亲切之声辗转在耳侧。叮咛、欢笑、一波波涌进记忆的浪潮。时至今日,已不能辩相去经年几许,梦醒梦已忘,徒留身体轻轻脑海空荡,任思绪翻滚膨胀。你说,那么念着就离开吧,去到有她的地方,回到有她的怀抱的地方,另一个声音这么坚决的回答着未问的疑问。那么,放下一切,我还是我吗?一无所有时即便从头开始也不愿让生活就此落轨,一天的柴米油盐就换来一生的平淡无事?远方的叮嘱我句句在心,思量之余,心动之余,我还是想坚持自己。宁愿可耻的负了期望,也不愿一生遗憾而终。一句无后为大像是一块巨石直撞心间,我还是不能理解日渐年长的岁月,除了剥夺了父母的外貌,竟还赐予了他们一颗渴望平淡安稳的心。只是,我无法直视这种安稳的到来,也不能承担安稳的责任。不想推脱,不想决绝的说不愿,时机未到时,就让我再陪伴你们几年吧,内心里,你们才是最久的相伴,相思为你们,牵挂为你们,再无其他。

小雨绵绵,窗外有风,依旧有过往的车辆,连连的汽笛证明这确实只是一场小雨,一场不影响正常出行的小雨。我又小题大做了,阴天小雨,不外出,不洗漱。从来没有觉得这样的时光有多么难过,即便也总是这样的继续,我也能在形单形只的时光里留下开心的锦 集。对最亲密朋友做月老的事件反感至极,一不留神就删了通讯方式,后悔了,牵线不成我与她情谊还在啊?她总是问我,你一个人怎么不想想爸妈?早些安定早些让他们多享福,这样逃避的态度也是一种不负责任。言重了,言重了,我在心里安慰着自己。我反驳过她们无数次,一个人真的可以过得很好。但是,各自的执念不同,我又何须了解他们的良苦用心呢?后来放弃说服,直接改为笑而不语的态度,点点头说是的。在想,人都是渴望陪伴的多,没有谁愿意孤独终老,即便有,也一定心有思念放不下。我也同求着相伴,但那些的他都不是我的首选。渐渐地,朋友觉得我过于偏激了些,女孩子,总要边走边看的,说不定遇见了谁,等到你真正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时刻,你不能坐以待毙的荤食。好吧,就这样再偏激几年吧,等到心也老去,容颜残腿,找不到时再继续逍遥自在。

风过无痕,花落满地。踌躇了一年的精华只为灿烂几日,那些明媚的美,那些绚丽的妖,那些不争不语的态,安然的让人心疼。匆匆而过的路人,能否回望一眼,那些色彩惊艳不是你的时光,也是你匆匆的人生。人潮涌动,我们都是三月怒放的花,落花随流水,流水终须归,即便落下,也要飞舞。樱花开始,繁而密的花瓣簌簌随风,落在嫩绿草地上觉得特别好看,再转身回看,清洁的阿姨毫不吝惜的用她有力的“武器”拍打着枝头,瞬间花落如雨下,片片的晶莹堆着厚厚的,就这样被装进了垃圾箱。叹息,惋惜,命运吗?她们那么努力的开放着。枝头凌乱不堪的留在风中颤抖,心都碎了。

这样的年龄,不知可否还能算得上“年少”,但心若不老去,又能耐我何?忧愁本自扰,往事且放下。努力向前吧。

济南市专业的癫痫病医院
乌鲁木齐癫痫病重点医院
辽宁治疗癫痫病正规医院

友情链接:

手疾眼快网 | 比亚迪分期 | 梁博黄勇 | 漳州火山岛攻略 | 杭州标牌 | 厦门游泳馆 | 鼻出血治疗